电脑版

头顶“海南概念+免税店” 的海航基础(600515.SH) 早已危机四伏

时间:2020-07-28 15:34

搭上“海南概念+免税店”双热点的海航基础(600515.SH)近日股价大幅上涨。截至7月27日收盘,海航基础报6.99元/股,股价较月初实现阶段性涨幅34%,市值增量近70亿元。

对此,一位券商行业资深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近日来海南概念和免税概念热度持续,从龙头到下面几个梯队在轮动,海航基础属于板块补涨。

实际上,海航基础并不直接持有免税牌照。不过,公司品牌部相关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公司目前参股海口美兰机场免税店、海南海航中免。公司的免税业务还在持续扩容,公司将继续跟有牌照、有实力的企业合作,由公司提供相应的场地或设立合资公司来开展免税业务。

多年发展堪称暴利的免税业务,却并未给海航基础业绩带来任何起色。相反,公司在2019年出现12.13亿元的巨额亏损,也是2012年以来的首次年度亏损。

同时,与股价大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海航基础存在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关联担保违规、控股股东巨额资金占用等问题。

业绩刚刚大变脸

近日,海南概念板块迎来双重催化剂。7月21日下午,海南省政府专题会议研究了《关于支持海南自由贸易港海口复兴城互联网信息产业园高质量发展的措施》,研究支持产业园区发展、推进重点项目建设等工作。据海南发改委信息,2020年海南共安排省重点项目105个,总投资3772亿元,年度计划投资677亿元。其中,三大主导产业(旅游业、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项目34个,总投资1461亿元。

叠加6月1日发布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的一系列政策红利,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及免税业务持续受到市场关注。

海航基础前身为海岛建设,主营商业百货零售和酒店餐饮。2016年1月,海岛建设重组完成,变更为海航基础,目前业务包括临空产业中房地产项目的开发与建设、机场的投资运营管理等。

作为海航系板块中主要的房地产开发平台上市公司,也是海航旗下体量最大的一家A股上市公司,即使手头并无免税牌照,海航基础却自带 “光环”,让一众投资者趋之若鹜。

自6月30日至7月27日的连续20个交易日中,海航基础有13个交易日股价上涨,其中4日获涨停。7月内公司实现阶段性涨幅34%,市值增量近70亿元。

光鲜背后,海航基础2019年刚刚经历了业绩大变脸,这也是公司2012年以来首次发生亏损。

财报显示,海航基础2019年实现营收115.26亿元,同比下滑7.2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2.13亿元,同比下滑169.91%。

对于降幅,海航基础将主要原因归结为海航集团流动性风险等因素影响,上市公司计提的关联方应收款项坏账及联营企业股权投资损失共计22.34亿元,可以推算,若未受到关联方影响,海航基础2019年度本应实现净利润约10.21亿元。

2020年第一季度,海航基础营收同比下滑63.38%至7.7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1亿元,同比转亏。

海航基础的主要业务为地产业务和机场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87.67%和15.62%,其中地产业务毛利率水平明显下降,两项业务毛利率分别比上年减少13.44%和2.75%。

 图片来源:财报

图片来源:财报

2019年,海航基础参股的免税业务实现收入25.97亿元。可以看出,上市公司在财报中将免税业务收入录入地产业务。

财报显示,海航基础参股的免税业务收入增速并不稳定。2017年至2019年,公司参股的免税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7.76%、12.42%、14.15%。

海航基础品牌部相关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海航基础旗下既有三亚凤凰机场这样的大型枢纽机场,也有海口日月广场这样的大型商业综合体,一方面将在三亚凤凰机场合资开设离岛免税实体店;另一方面将扩大海口日月广场整体免税及进口商品经营规模,对标三亚海棠湾免税店。

总结而言,目前未取得免税牌照的海航基础“插手”免税生意的渠道有二,一是出租地产给持有牌照的免税公司,收取场地费;二是与持有牌照的免税公司设立合资公司,参与分红。

海航基础7月7日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通过子公司海南海岛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有海免海口美兰机场免税店有限公司49%股权、海南海航中免免税品有限公司50%股权。

天眼查数据显示,前者大股东为海南免税,后者大股东则为中免集团。海南免税与中免集团则均为持有免税牌照的国内免税业巨头。

但免税业务也未能挽救海航基础的业绩颓势。

违规担保余额168亿

相比大涨的股价,海航基础背后却是一系列管理及审计问题: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关联担保违规、控股股东巨额资金占用等。

7月17日公告显示,因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上市公司对关联方违规担保情形,海南证监局对海航基础董事长鲁晓明、总裁陈德辉、财务总监邢喜红出具警示函。

上述公告显示,2019年,海航基础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合计金额7.07亿元;期末对关联方担保余额167.7亿元,超过了股东大会授权的150亿元关联担保限额。上述事项均未按规定履行审批程序,也未以临时公告的形式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截至2019年底,海航基础对关联方进行的167.7亿元担保余额,其中有13桩担保已逾期,担保逾期金额合计约为16亿元。

随着业绩下滑严重,海航基础并未停止将资产摆上货架,同时又将关联方资产纳入麾下的运作。

自海航提出开始变卖资产自救后,地产在其资产处置包中就占据重要位置。去年12月27日,海航基础将三家子公司持有的海南金海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海南发展控股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总价款合计101.32亿元。

同样在去年12月,海航基础股东大会还共同审议两笔“三年前卖掉的资产,三年后再买回来”的关联交易。公告显示,海航基础子公司国际旅游岛拟收购关联方持有的英礼公司和英智公司100%股权,涉资20亿元。而上市公司于2016年和2017年将上述公司股权通过股权置换的方式转让给关联方,分别实现利润3.29亿元和3.97亿元,约占当年承诺业绩的41.38%和25.88%。

此外,仅在今年上半年,海航基础的关联收购案便涉资46亿元。

据上市公司4月10日公告,子公司海航国际旅游岛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拟收购关联方的天津、海南子公司,涉资13.6亿元。5月27日公告显示,子公司基础产业集团拟收购关联方的天羽飞训,收购价格7.49亿元;子公司海岛临空拟出资25亿元对关联方海航技术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海岛临空持有海航技术31.93%股权。

不过,经过上述一系列资产腾挪后,海航基础仍未真正摆脱危机。